王士刚
我看强制执行公证
王士刚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发布时间:2016-08-05 11:05:19

  强制执行公证的社会价值

  一提“强制执行公证”,知道公证的很多人对此有一定的认知。他们普遍认为强制执行公证就是公证机构运用公证的强制执行效力来保护公证申请人合法权益的一种业务类型。

  看过笔者以前文章的看官应该记得,公证制度设定的三个效力。强制执行效力是其中之一。效力的来源在于法定和社会人选择。它的存在和仲裁制度极为相近。法律规定了这样一种解决纠纷的方式,社会人可以自由选择运用哪种方式来解决自己的纠纷,仲裁?法院诉讼?或是采用强制执行公证的方式。但,法律规定选择法院诉讼外的处理纠纷方式,必须在法律行为设定之时做出选择。也就是说,在签合同时就要明确:一旦出现纠纷,采用那种方式解决纠纷。没有选定的应该采用法院诉讼方式。如果,出现纠纷之后再选择纠纷处理方式,就必须双方共同认可,并签订书面的约定,处理机构才可以受理。一旦选择了法院诉讼之外的方式处理纠纷,法院就无权受理任何一方的起诉。所以,几种纠纷处理方式之间具有一定的排他性。

  三种纠纷处理方式也存在着范围的不同。法院纠纷处理的范围是全方位的,所有,有争议的纠纷,只要没有选择纠纷处理方式,法院均应该受理并处理。而,仲裁机构原则上只处理商事纠纷。也就是说社会人只有在商事行为中可以选择仲裁作为有可能出现纠纷的处理方式。涉及到婚姻家庭、财产方面的纠纷不可以选择仲裁解决。在我国劳动解决的处理有其独特性,劳动争议的处理因当先行仲裁,对仲裁不服的才可以选择诉讼。强制执行公证的范围更为独特。强制执行公证只对以给付为内容的商事活动发生效力。比如:借款;借用;租赁;抵押等等商事行为。

  法院诉讼,民诉法规定一般案件应当在六个月内审结。而商事仲裁应遵循各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规则,一般应该在四个月内作出裁决。强制执行公证一般在申请人在向公证处提出申请之后,公证处在一个月之内做出是否出具执行证书的决定。

  法院诉讼,公开审理。商事仲裁,不公开审理。强制执行公证,公证处有义务为当事人保密。社会人为什么会选择强制执行公证来处理解决纠纷。一般认为,强制执行公证简便,处理解决纠纷时间短,便于债权的快速回收。

  由于公证的强制执行效力,使社会一些以给付为内容的商事活动选择公证作为活动出现纠纷后的处理手段。尤其是借款行为,绝大部分出借人都选择强制执行公证保 护自己的权益。这就不得不让公证人深入思考,公证只是因为可以免除诉讼的拖累,尽快收回资金而受到出借方的青睐吗。

  诚然,快速收回出借资金,让资金能快速进行再流转,提高资金的使用,是当今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法院诉讼审限6个月,而且,一审后的上诉可能又要拖延几个月,拿到生效判决有些得小一年。仲裁虽然时效较快,但是费用高。并且两者都存在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拿到生效法律文件后进入执行阶段,又存在执行难的问题。执行难主要矛盾在于,查找不到被执行人的可执行财产。公证解决的不仅是快速解决纠纷的问题,最主要的应该是解决执行当中的可执行财产问题。也就是说,确保资金安全应该是借款合同强制执行公证的重要目的。

  公证处在办理强制执行公证过程中,对借款方的还款能力,抵押财产,担保措施等等进行法律审查。有些公证处还将借款方可抵押的担保财产直接代抵押权人办理抵押登记手续,确保一旦借款人无法顺利履约,公证处出具执行证书后进入执行程序,执行局有可执行财产,以确保能够顺利收回出借资金,保障资金安全。

  当然,目前有一些经过公证的借款合同,借款人没有设定担保、抵押条款,公证处仍然为其出具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书,一方面,借款合同法律没有规定必须办理公证,也就是说选择公证是合同人的自愿行为,是否选择以抵押、担保方式保障债权也是合同人的权利,公证处不能强制。另一方面,在合同人未选择担保、抵押的合同办理公证过程中,公证员都要向合同双方阐明利害,告知相应的法律后果。合同人在确知的情况下仍然行为,也是一种自我选择,后果也自然应该坦然接受。

  确保资金的安全,是强制执行债权合同公证的要义。也是公证人员在办理此类公证中应该重点考虑的问题。

  强制执行公证不仅在借款合同中普遍适用。还有很多可以适用的领域。最为迫切的领域是租赁合同。租赁纠纷层出不穷,很多出租方待出现纠纷后找到公证处,申请公证处对强制搬迁的行为办理公证。对于此阶段的申请,公证处一般采取谨慎态度。租赁纠纷一般是承租方延迟支付租金引起,甚至有些是承租户长期闲置,不交房租,却将一些物品留置于承租房内,妨碍了产权人行使收益权。在此情况下产权人欲将留置物品封存另行安置,将房屋另行出租或使用。产权人的封存租户物品的行为,极有可能造成承租人与产权人之间关于物品的缺失等问题产生纠纷,所以请公证处现场监督封存过程。而恰恰是公证处的介入,使产权人认为进入出租范围、封存物品行为有了保障。产权人(出租方)自己行使了强制搬迁的行为。这样必然导致承租人将产权人的行为“迁怒”于公证处,因为没有公证处的介入,产权人不会轻易采用强制措施。所以,公证处对此类申请采取谨慎态度。但如果,在签订租赁合同之时,租赁双方就办理了相应的强制执行公证,在公证处的指导下,在合同中明确发生何种情况可以采用强制措施,承租人放弃抗辩权,公证处才有依据根据合同双方的事前约定处理出现的纠纷。尤其是那些尚未到期的租赁合同,承租方不履约缴纳房租,出租方原则上保护自己权益的手段是一方面与承租方谈判,谈判不成应该通过法院诉讼解决。否则,出租方强制搬迁行为极易造成承租方向出租方的诉讼,案由可以为返还原状;赔偿损失等,易导致出租房的不利状态。而,如果租赁合同办理了强制执行公证,这些问题在合同中事先预防、设定。使出租方快速解决纠纷,摆脱不必要的麻烦。并且,租赁合同可以办理强制执行公证是有法律依据的。最高人法院与司法部2000年联合下发的《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中明确规定了“无担保的租赁合同”是公证强制执行的范围之一。

  按照这个思路,笔者认为所有只要将给付作为单纯义务,不附加任何对价条件的合同都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公证。笔者还用租赁合同为例,出租方出租自己合法控制的物品,收取租金是其签订租赁合同的目的,承租方以付出租金获得承租物的使用权为自己的目的。而承租方不付租金的行为,可能是租赁的承租物不能达到使用目的。所以说,租金是一种对价的表现。有对价的合同公证处如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呢,笔者认为,必须在签订合同时割裂对价。把给付变为合同的单纯义务,把要求对价的权力变成独立的权利。也就是说,只要出租方交付了租赁物,给付租金就成了单纯义务,至于租赁物是否符合承租者的使用目的,承租者应该通过法院诉讼进行主张,而不能行使不安抗辩权,以不交租金来对抗租赁物的瑕疵。只有这样才能加速租赁物利用率的流转。同理,买卖合同,尤其是赊销合同也可以割裂对价,将给付变成单纯义务。

  强制执行公证的申请与办理只是合同双方当事人在公证处的帮助、监督下完成了合同签订的过程。而合同的履行与瑕疵履行后的执行是强制执行公证职能的另一个层面的体现。公证机构可以接受合同的债权方的委托,监督、督促合同的另一方——债务方,按合同履行约定。方式可采用书面、电话(录音)、当面催告债务方履行合同,也可以替债权人收取以金钱为标的的合同债务。并且,公证机构有义务告知债务人履约形式,预防不恰当履约造成的无法认定的尴尬局面。例如:乙方作为债务人,将债务支付给第三人,公证员向其核实合同履行情况时,其拿出了相应的支付凭证,当公证员问其为何向无关的第三人付款时,其称:付款行为系债权人的电话指令。而公证员再向债权人核实,债权人予以否认。合同中并无相应的由第三方接受款项的规定,债务人也无法拿出凭据证明债权人的行为,公证处将无法认定债务人的给付行为系与债权人之间的债务而产生。原则上,债务人应该向法院起诉第三人不当得利。此案说明,公证处监督合同的履行,及时纠正履约中的偏差是预防纠纷的手段之一。为了更好正确的履行合同,债务人在接到与合同约定不一致的通知、通告,应该及时与公证处沟通。例如:某债务人到公证处告知公证员,在履行合同中,原债权人接受欠款的账户突然拒绝接受,自动退款了,公证人员立刻与原债权人联系,一时联系不上。公证处建议,先将款项提交给公证处,已完成自己的义务。避免了因无法履约而造成的违约所带来的经济损失。

  债务人一旦未履约或瑕疵履约,债权人向公证处提出执行证书之时,公证处均应认证查证,按照合同中约定的查证方式,核查债务人履约情况。一旦债务人提出相应的抗辩,公证处应该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根据合同约定一一核实。并将核实后的情况与债权人、债务人通报,最后确认可执行的范围,出具执行证书。债权人持公证处的执行证书向有管辖权的执行局提出执行申请。

  强制执行公证是一种解决纠纷的方式。公证机构不仅能够在工作过程中提醒公证当事人,谨慎行为。而且,还可以利用法定手段解决纠纷。本文只是从一个侧面来看公证的社会价值。

童悦敏
0
 
通知公告
· 司法部关于任命徐亚娥等50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金玲等19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张晓婷等229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黄丽娜等14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娜等12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赵凤林等61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2018年重庆市公证员任职前培训班成功举办
· 重庆市公证协会召开四届六次会长办公会
· 广东合作制公证机构试点工作推进会在惠州召开
· 全国公证行业:深入开展“放管服”改革
· 甘肃省首家合作制公证处在兰州成立
· 鲁中公证处走进第一书记帮包村 开展法律服务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 全国公证人携手共庆《公证法》颁布12周年
· 公证改革新号角
· 第二届“公证信息化协同创新”论坛成果分享
· 安徽公证事业创新发展纪实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国公证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2002-2013
  1. 联系邮箱:gz@chinanotary.org
  2. ICP 备案:京ICP备05004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