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公证机构和公证员开启了“自我保护”模式,最终的受害者是谁?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公证人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间:2017-06-26 09:42:23

作者:袁国新

今天上午原本计划为刘娭毑上门办理房屋继承公证手续。

她要继承的是一套70年代的老房子,面积只有28.9平方米,因年久失修可能倒塌,刘娭毑急需凭继承公证书到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房屋测绘和初始登记。

早上突降一场暴雨,雨伞都撑不住,我只得调整行动计划,呆在办公室一边码文字,一边等待“天机”。

雨越下越大,打得窗户玻璃“叭叭”作响,心里不免泛起一丝焦虑:如果刘娭毑申请继承的房屋在这场暴雨中倒塌,导致其无法办理权属登记,我有没有责任?

我的顾虑招致了法律人的一阵嘲笑:未必天犯的“错”,要你来承担责任?

法理似乎是这个理,可如果我的当事人只认“死理”,我该怎么办?

如果刘娭毑的房屋真因倒塌而无法办理继承公证及后续手续,刘娭毑一哭二闹三上访,主管部门约谈我,我该怎么办?如果媒体配上一个醒目的标题:《一个公证员是怎样让耋耄老人无家可归的?》,广大网友对我口诛笔伐,我该怎么办……

想到这些场景,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赶紧拨通了刘娭毑儿子的电话,沟通相关情况后,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了。

公证机构和公证员都非常珍惜自己的名誉。

忠于事实,忠于法律,是公证员最基本的职业道德。预防纠纷,减少诉讼,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保障国家法律的正确实施,是每个公证员的神圣使命。

然而,我们在保护他人的同时,也在不断寻求“自保”,我们除了用法律人的思维思考问题外,我们还常常顾虑“十万个怎么办”。

如果公证机构和公证员“自我保护”的模式一步步升级,过分的“自保”究竟会给当事人带来什么后果?会给我们的社会留下什么隐患?

3年前的某一天,一位老人在其妻子的搀扶下来到了我的办公室,要求办理遗嘱公证。

我嘱咐其妻子在办公室外等候,关上办公室的门,和同事一起与老人交谈。这是我受理遗嘱公证申请前的惯常做法,先和遗嘱当事人聊些天南海北的家常话题,再一步步接近遗嘱的主题。

这原本只是受理遗嘱公证申请前的一次 “摸底”调查,公证程序尚未正式开始,但我依然架起了摄像机对谈话内容进行同步摄像。

之所以这么谨慎,是因为我感觉当老人面对妻子的时候,总是闪烁其词,背后似乎有隐情。

一聊天,聊出了一个惊天秘密:陪同老人来到公证机构的,是他的再婚妻子,老人的子女一直都反对他们登记结婚,子女至今不与老人往来。

老人因高血压中风后行动不便,其妻子便开始疏远他,并且为了得到老人名下的一套房产,其妻子通过虐待等方式逼迫他到公证机构办理公证遗嘱,老人已经完全被其妻子所控制。

老人一直没有办法向外界寻求救助,在摄像机镜头下,老人哭着说出了“请政府救救我!”

后面还有很多情节:我们决定不予受理老人的遗嘱公证申请;老人被其妻子遗弃在公证机构的办公室;在县司法局、当地社区、派出所等单位的共同努力下,联系到了老人的子女,将老人作了妥善安置。

一个月后,县纪委收到了与本案相关的一封举报信,老人的妻子指责公证员不作为,不依法办事。

所幸的是,我们与老人谈话的摄像光盘,成为了我们自证清白的有力证据。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情节似乎和电影一样跌宕起伏。

我和同事至今还感叹:如果没有那段和老人谈话的摄像资料,我们可能无法让纪委相信我们是无辜的,也很难协调有关部门让老人得到妥善安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了公证遗嘱在所有遗嘱形式中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遗嘱人通过公证遗嘱的形式,明确死亡后遗产归谁继承,既充分尊重了遗嘱人的意思自治,又能减少遗产分割诉讼,有利于促进社会的整体福利。

然而,公证遗嘱生效后,其他法定继承人却因此失去了继承遗产的权利。

为了争夺遗产,一些不懂法的利害关系人向公证机构和承办公证员发难。

他们把承办公证员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对公证员进行人格侮辱和人身攻击;对公证遗嘱“鸡蛋里挑骨头”,无限放大遗嘱中的瑕疵,引导社会舆论向公证机构施加压力。

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公证员被“虐过千百遍”后,势必难以“待你如初恋”。就像一个因狼群频繁出入而害怕受到伤害的羔羊远远躲避到森林里一样,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承办公证遗嘱的心理压力一步步升级,可能导致公证机构受理遗嘱公证申请的条件越来越严格。

即使你思维清晰,侃侃而谈,只要达到了一定年龄,你就去医院开精神状况证明吧,证明你神智清楚,口齿清晰,避免利害关系人说你办理公证遗嘱时神智不清。

受理遗嘱公证申请的门槛被调高后,一些当事人的公证申请可能被拒之门外,涉及遗产继承的纠纷就只能推向法院,家庭伦理和社会关系被撕裂。

当前,行业内部都在开展涉及上海房产的虚假委托公证排查。凡是通过冒名顶替、提供虚假证明材料骗取公证书的,都已经涉嫌刑事犯罪。

犯罪份子肆意践踏法律,严重损害公证公信力,是长期以来对造假行为失之于软的结果,凭借某个公证机构或公证员的一己之力难以抗衡。

虚假委托的“面纱”被揭开后,全国各地出现了许多办理委托公证的升级版。

有仅限于亲属之间互相委托的,有不得委托受托人收款的,有备注“不证明有处分权”的……这些具体措施的出台,无疑也有利于加强公证质量管理、防控公证执业风险。

公证员队伍里,也出现了关于委托公证应该坚持意思自治优先还是风险防控优先的大讨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方观点,莫衷一是。

委托公证本是公证事项中的“万金油”,有利于促进交易、提高效率。公证机构开启“自我保护”模式,大大调高了办理此类公证的门槛。

因为少数不法分子犯下的错,却让大多数诚实守信的当事人被迫付出更多的成本和辛劳。

为应对随之而来的公证赔偿诉讼,我们公证人应该及时向社会表达我们的心声:

按照司法习惯,应当在侦查机关对涉嫌刑事犯罪的事实查清后,由法院先对刑事犯罪进行审理,再就涉及的民事责任进行审理。

公证机构及时清查涉及上海房产的虚假委托公证,为公安机关早日侦破案件、打击犯罪提供了重要线索。

如果公证员在办理委托公证的过程中未能识别“假人”、“假证”,导致涉案房产被非法抵押、出售的,应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公证活动相关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五条之规定,由犯罪嫌疑人承担全部民事赔偿责任,公证机构和公证员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在造假技术能以假乱真的客观环境中,如果没有借助科技手段提高甄别技能,对于精心策划的诈骗和造假行为,单凭公证员的肉眼加强审查,很难完全避免出现差错。

法律不能强人所难。

法律的尊严需要全社会的共同维护,公证机构和公证员开启“自我保护”模式,谁应该为此买单?

白岩松在谈医患关系时说:“今天你骂几句医生,表面上吃亏的是医生,其实真正受害的是明天的病人,但谁又敢说你不是明天的患者呢?”

我要说,今天你对公证机构和公证员的无端指责和欺骗,表面上吃亏的是我们公证人,其实真正受害的是你自己。

你让法律穿上小鞋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无法迈开步伐去保护别人。而你作为一个社会人,终究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

今后,谁来保护你?

“如果没有公平正义的情怀,法律人在道德和法治面前就没有坚守,那法治建设就无从谈起”。

因为公平正义的情怀,我们一直在坚守。

(责任编辑:童悦敏)
0
 
通知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高明洁等7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免去曾庆云等25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马青春等85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张亚等148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郭全旺等55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霍省身等10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四川洪雅公证处多方位化解社会矛盾
·南京将公证“假人假证”纳入失信黑名单
·担心修手机泄露隐私?快办手机内容保全公证
·虚拟财产公证走入生活 “中国规则”如何打造
·泗洪一纸公证圆了海峡两岸亲情期盼
·上海公证行业针对特殊困难群体推出多项便民措施
·安徽公证事业创新发展纪实
·中国公证协会第八次代表大会召开
·第七届全国优秀公证处、公证员风采录
·中法公证业务研讨会
·上海市东方公证处金融公证研讨会
·第三届拉丁鹰公证文化节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国公证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2002-2013
  1. 联系邮箱:gz@chinanotary.org
  2. ICP 备案:京ICP备05004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