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执行公证中的清偿抵充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公证文选公众号发布时间:2017-08-08 10:51:27

摘要

强制执行公证实务中,公证机关常遇到债务人与同一债权人之间存在数笔相同种类的债务,或者同一债务中包含数项给付内容的案件。当债权人申请出具执行证书时,有的债务人虽未清偿全部债务,但也完成了部分给付。对于债务人已经完成的给付应如何在数个债务、多项给付内容中进行抵扣,既是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又是公证机关出具执行证书必须解决的难题之一。本文从对《合同法解释(二)》第20条、第21条的解释出发,对公证实务中常见的争议问题进行了初步分析,提出了不同情况的处理意见,以期对提高执行证书质量有所助益,并更好地平衡各方利益、化解矛盾冲突。

关键词

强制执行公证 约定抵充 法定抵充

一  清偿抵充制度简述

在债务人对同一债权人负有数宗同种标的的债务场合,或者一个债务的清偿应以数个给付作出场合,债务履行人所提供的履行不足以清偿全部的债权时,因利息及担保的有无、履行期到来与否之不同,以所提交的履行充抵数个债务中的哪些债务,对于当事人的利害关系而言意义重大,这一问题被称为清偿的抵充[1]。

理论上,清偿抵充分为三种不同的类型:1.约定抵充,指由当事人合意确定清偿人之给付应抵充何项或何部分债务;2.指定抵充,指当事人未约定抵充顺序,由清偿人在给付之时指定其所要抵充的债务;3.法定抵充,指没有约定抵充或指定抵充的情况下,由法律基于公平原则设定抵充的顺序。很多国家确立的抵充规则为:有约定随约定;无约定的,依单方指定;二者均无的,按法定顺序抵充。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颁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该解释第20条、第21条确立了我国清偿抵充的规则:有约定随约定,无约定按法定。上述规则的确立,解决了司法实践中一个长期存在的疑难问题,但同时也在学术界引发了争论。有学者认为,我国法律中没有规定债务人的指定抵充,属于“法政策上的失误”[2]。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认为,没有设立指定抵充规则,一是审判实践中尚未见到,二是在有约定或者指定的情况下,通常不会发生争议[3]。本文侧重于基于现行法律规定,解决公证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对于立法是否得当不做论述。

[1] 韩世远,《合同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11年8月第3版,第320页。

[2] 黄文煌,《清偿抵充探微,法释[2009]5号第20条和第21条评析》,载《中外法学》。

[3] 曹守晔,《<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理解与适用》,载《人民司法》。

二  数份债务、相同给付内容的抵充

(一)对《合同法解释二》第20条的理解

当债务人对同一债权人负有数笔相同种类的债务时,将债务人已经完成的给付在多个债务之间如何分配,对于各债务剩余本金及利息的确认、违约责任的大小、担保责任是否免除等问题有着直接的影响。根据《合同法解释二》第20条(以下简称:第20条)的规定,应按以下顺序确定:第一,有约定的,按约定顺序抵充;第二,无约定的,先抵充已到期债务;第三,均到期的,先抵充缺乏担保或者担保数额最少的债务;第四,担保数额相同的,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第五,负担相同的,按债务到期先后抵充;第六,到期时间相同的,按比例抵充。实践中运用本条时,应首先明确关键概念的理解。

1  关于“担保数额”

担保数额并不简单等同于主债务数额,而需要结合合同约定进行综合判断。确定担保数额时,应首先确定担保人的担保责任所涵盖的事项,如是否包含主债务、利息、违约金、罚息等;其次,如担保范围中包含利息、罚息等变量,笔者认为,应以出具执行证书之日作为截止日期来确定担保数额;最后,在担保事项及具体数额均确定后,根据担保人提供的担保是全额担保还是按份担保来确定最终的担保数额。

此外,根据法律规定,不动产抵押,股权、基金份额、应收账款、知识产权财产权的出质以登记为生效要件,动产的质押以交付为生效要件。如当事人虽在合同中约定了担保责任,但因未办理登记手续或者未实际交付而导致担保权未依法成立,则债务应属于无担保的债务。担保类型为保证担保的,如果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及时主张权利,其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实体权利消灭,债务亦应按照无担保债务处理。

2  关于“债务负担较重”

第20条规定,“担保数额相同的,优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但并未细化“债务负担较重”的认定标准,目前司法实践中存在不同的认定方法。一种观点以债务本金为评判标准,债务本金数额越高负担越重[1];另一种观点认为,债务孳息计算标准较高的债务负担重[2]。笔者认为,第20条规定之本意,在于当债务人无力清偿全部到期债务时,将其已经完成的部分给付先行冲抵利息、罚息、违约金等计算标准总额较高的债务,以适当减少其债务负担。并且,因债务均已到期,债务人对每项债务均需承担给付义务,在其无法一次性清偿所有债务时,债务人履行各项债务的先后并不会对债权人的利益造成额外的损失。因此,判断是否“债务负担较重”,应以债务孳息计算标准为参考,即债务本金之外的利息、违约金等各项指标之总和。同时,如果债务孳息标准均超出了法定最高额限制(如民间借贷案件中,各合同年利率均大于36%),应视为债务负担相同。

(责任编辑:王丽)
0
 
通知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高明洁等7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免去曾庆云等25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马青春等85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张亚等148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郭全旺等55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霍省身等10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之公证价值论坛"在蓉召开
·回放: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之公证价值论坛
·河南司法厅召开全省公证工作会议部署公证改革
·江西探索建立公证员责任终身追究制
·玉门市公证处公证员“一站式”真情服务解民愁
·公证处施援手 姐妹俩释前嫌
·第二届“公证信息化协同创新”论坛成果分享
·安徽公证事业创新发展纪实
·中国公证协会第八次代表大会召开
·第七届全国优秀公证处、公证员风采录
·中法公证业务研讨会
·上海市东方公证处金融公证研讨会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国公证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2002-2013
  1. 联系邮箱:gz@chinanotary.org
  2. ICP 备案:京ICP备05004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