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不奇葩,法律来说话
——评《有一种奇葩证明叫“继承公证”》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公证文选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间:2018-06-04 16:19:18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 一个外国人

“奇葩”不奇葩,法律来说话 ------评《有一种奇葩证明叫“继承公证”》

张亚 江苏省无锡市锡城公证处

       见到朋友圈转发文章截图,才知道有高手写了一篇文章。特意网上搜索《齐鲁晚报》2018年A2版的文章《有一种奇葩证明叫“继承公证”》,细读了几遍,不禁拍案叫绝,油然而生一种感觉,叫“不吐不快”。

       特意把报纸电子版截了一张图,看不太清楚,介绍一下:题目叫《有一种奇葩证明叫“继承公证”》,题目左边稍低一点的位置,四个字是“一家之言”,下方的“于立生”三个字应该是此文作者的姓名。不知道是本名还是笔名,暂且称之为“于先生”吧。

       在此之前,我本人并不认识于先生,和于先生也无交集,亦未拜读过于先生的任何大作,此次隔空崇拜,想来总要有个大致了解才算礼貌,所以百度了一下,并截图以飨诸君。

       不知百度到的“于立生”是否为此篇文章的作者“于立生”,如果不是,在此表示歉意,想来于先生不至于说我侵权或大不敬之类。

       看得出来,于先生写这篇文章之前,是有充分的酝酿过程的,绝对不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何以见得?

       首先,说一说文章的标题,“有一种奇葩证明叫‘继承公证’”,标题即是论点,开门见山,振聋发聩,令人警醒。又紧扣热点话题,从而紧紧抓住读者的心,让读者有了读下去的欲望。有一个如此好的题目,于先生的文章成功了一半。

       其次,从文章总体结构来看,比较的正规,和中学时候的“根据材料写一篇议论文”结构类似。文章在第一自然段先概括材料主要内容:“不久前,江苏淮安市民钱先生的父亲病逝,他打算把父亲住房公积金账户里的余额取出。住房公积金中心要求他到公证处对继承这笔款项进行公证;淮安市公证处则要求他证明“我爸是我爸”。(5月28日江苏卫视)”,紧接着后面几个自然段进行分析。到了该由材料提炼观点时,作者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论点引而不发,半推半就,吊足了读者的胃口。

       再次,于先生通篇文章有论点有论据有结论,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还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如神来之笔,可谓是画龙点睛,值得称赞。

       以上几段内容,我也是有理有据,证明了我的观点“于先生写这篇文章之前,是有充分的酝酿过程的,绝对不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只是水平限制人,不知道我有没有说服诸君?

       我充分论证了于先生不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是为了说明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根据自己的能力、水平认真构思这篇文章,并不代表我认可于先生的观点。在我看来,于先生写出了符合自己水平的文章,但观点很难让人信服。

       如文中所言,户口簿上显示了什么内容无从得知,但也不妨碍于先生可以就此得出结论。不过我想说的是,即使没有单位、社区能出具证明,尚有证人可以作证,“于钱先生而言,简直成了不可完成的任务”这个结论,下的太早,也太武断!而且,于先生还发问:“固然,配偶、子女、父母同列法定继承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可是,《继承法》中又有哪条哪款规定需要开具相关证明呢?”问的好!不懂就应该问!向别人请教,并不是丢人的事儿。相反,我们还看到了于先生谦虚、谨慎的学习态度。根据“谁执法,谁普法”的精神,我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的相关法条贴出来,给于先生们看一下:

       第二十七条 申请办理公证的当事人应当向公证机构如实说明申请公证的事项的有关情况,提供真实、合法、充分的证明材料;提供的证明材料不充分的,公证机构可以要求补充。……

       第二十八条 公证机构办理公证,应当根据不同公证事项的办证规则,分别审查下列事项:

       (一)当事人的身份、申请办理该项公证的资格以及相应的权利;

       (二)提供的文书内容是否完备,含义是否清晰,签名、印鉴是否齐全;

       (三)提供的证明材料是否真实、合法、充分;

       (四)申请公证的事项是否真实、合法。

       于先生,你还觉得淮安市公证处的公证员是“振振有词”吗?有没有觉得公证员是依法办事且业务熟练?

       说到户口本的事情,于先生,给你出个公证机构的公证员们天天都要做的类似判断题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回答回来的:张三(男)家的户口本里共有四人,其中,①户主记载为:张三,②李四与户主关系记载为“配偶”,③李五与户主关系记载为“翁婿”,④李六与户主关系记载为“父女”。你猜猜看:1、张三与李四可能是什么关系?2、李四和李五可能是什么关系?3、李四和李六可能是什么关系?李四和李六可能是什么关系?

       这不是故事,也不是脑筋急转弯,也不是笑话,这是基本的技能。大胆试试看!

       题目有点难了,话题有点远。言归正传,再把于先生的文章截个图。

       于先生揣测了一下开具相关证明的目的,话锋一转,“谁主张谁举证”,差点扭断了我的脖子。好熟悉的语言,在哪里见过呢?想起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为什么我想到的是民事诉讼法,而不是刑事诉讼法或行政诉讼法呢,因为我想公证的事情毕竟没有上升到行政或刑事的高度,所以猜了一下。)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好深厚的功力,于先生定然是一位法学泰斗!因为于先生对诉讼中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信手拈来,不着痕迹。不过理解起来确实挺费劲的,疑点太多:1、当事人向公证机构申请办理继承公证,为什么要公证机构提供材料呢?难道不应该是办事的人提供相关材料吗?2、当事人向公证机构申请办理继承公证,是对抗的关系吗?不然为什么需要对双方的举证责任进行分配呢?3、谁主张谁举证?当事人到公证机构申请继承公证,这算不算一种主张?公证机构有什么主张呢?难道公证机构的公证员也想主张继承那份遗产?于先生,你老是泰斗,要不你再发一篇文章,把这个问题给我们解释一下?

       于先生通过周密的论证,最后给社会大众指了一条阳光大道,建议住房公积金的继承可以从“公证制”转为“声明公告制”,明确了具体的操作流程,并且指出了这个设计的合理性:出了问题,诉诸法院,进行权利厘定,毕竟还是有权利救济渠道的。客观的看,此举确实解决了现实中的诸多难题,比如开证明难、多跑路等,也很有可能是此类继承以后可能的发展趋势。但我想请教于先生几个问题:

       1.“声明公告制”如此美好的制度应该如何设计?这一美好制度在现实操作的时候,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吗?比如关系证明、身份证明之类?

       2.住房公积金的继承适用“声明公告制”,那房产继承、银行存款继承、车辆继承、淘宝店铺、手机号码、公司股份等等一系列继承是否同样适用呢?毕竟这个制度是如此的美好。

       3.于先生的意思,就是先做着,出了问题到法院诉讼去,毕竟也是有救济途径的嘛。好主意!我想让你猜一下,去法院诉讼需要证据材料不?是不是适用“谁主张谁举证”?一审不服去二审,说不定还要再审,你猜哪个时间更久?

       4.于先生的意思是“不怕错,只怕你不做”,可一般来说,预防的成本会低于纠错的成本。你反其道而行之,可曾进行充分的调查、论证?

       5.等出了问题去诉讼,理论上没有问题,可公积金管理中心算不算把这个继承业务做错了?要不要追究责任?到时候于先生会不会又发上几篇文章,口诛笔伐,只希望你不要在文章中建议:以后应该让公证机构办理继承。

       于先生的文章看完了,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初看于先生的文章,我以为于先生是一位资深记者,接着看,我又觉得于先生似是一位评论家,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我觉得于先生是一位法学泰斗,看到最后,我又觉得于先生是一位愤世嫉俗、涉世未深的文化斗士,姑且称之为军事家吧(我绞尽脑汁,与斗-战斗-有关的,那大概也许算是军事家了吧),读完全文,回顾一遍,我觉得于先生应该是一位在中学里面教语文的教育家,再回顾一遍,觉得于先生置现有法律于不顾,另辟蹊径,天马行空一般的畅想继承应该是如何如何,又觉得像极了科幻作家、童话故事作家、寓言故事作家……最后,我终于明白了,于先生应该集以上所有荣誉于一身,可谓之“杂家”:军事家之中最像资深媒体人的,资深媒体人中寓言故事写得最好,寓言故事作家中最懂法律……

       法律,是很专业的,即使是法学泰斗,还有很多问题存在争议,何况我们普通大众?法律的事情,我们无法做主,但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可以努力尝试改变,比如加强学习,拓宽视野,提供自己的修养。再不济,我们还可以让自己不要乱说话、少说话。

       吐完之后,果然痛快了很多……

(责任编辑:杨奕)
0
 
通知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徐亚娥等50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金玲等19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张晓婷等229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黄丽娜等14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娜等12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赵凤林等61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首都版权产业联盟版权公证服务APP上线
·7月1日,江苏将取消公证法律服务县域限制
·京津冀公证协同发展研讨会在京举行
·四川省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推进会代表视察工作
·湖南公证协会召开对口援助山南公证处工作座谈会
·今天起贵州公证机构执业区域由97个调整为9个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公证改革新号角
·第二届“公证信息化协同创新”论坛成果分享
·安徽公证事业创新发展纪实
·全国公证人携手共庆《公证法》颁布12周年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国公证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2002-2013
  1. 联系邮箱:gz@chinanotary.org
  2. ICP 备案:京ICP备05004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