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
(法释〔2018〕18号)的初步解读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汉唐公证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间:2018-10-11 14:34:59

    作者:陈凯(陕西省西安市汉唐公证处)

       为了进一步规范人民法院办理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确保公证债权文书依法执行,维护当事人、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等法律规定,结合执行实践,制定本规定。

       第一条 本规定所称公证债权文书,是指根据公证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经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

       本条是对“公证债权文书”的释义,有点循环解释的意思,但指出了公证强制执行的法律依据,即公证机构依据《公证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其法律特征被规定在2000年最高法、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一条当中,为:(1)债权文书具有给付货币、物品、有价证券的内容;(2)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债权人和债务人对债权文书有关给付内容无疑义;(3)债权文书中载明债务人不履行义务或不完全履行义务时,债务人愿意接受依法强制执行的承诺。而,债权文书的类型,则被规定在以下几个规范性法律文件当中:

       1、2000年最高法、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二条:(1)借款合同、借用合同、无财产担保的租赁合同(2)赊欠货物的债权文书;(3)各种借据、欠单;(4)还款(物)协议;(5)以给付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学费、赔(补)偿金为内容的协议;(6)符合赋予强制执行效力条件的其他债权文书。

       2、2014年最高法在其对山东高院的《关于含担保的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的批复》中明确规定“公证机构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包含担保协议的公证债权文书,人民法院可以强制执行”。最高法颁布,并于2015年5月5日开始实施的《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0号)第22条规定重申了这一规定,即明确将担保合同列入债权文书的范围。本《规定》第六条再次重申了这一规定内容。

       3、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中国银监会《关于充分发挥公证书的强制执行效力服务银行金融债权风险防控的通知》(司发通〔2017〕76号)第一条:(1)各类融资合同,包括各类授信合同,借款合同、委托贷款合同、信托贷款合同等各类贷款合同,票据承兑协议等各类票据融资合同,融资租赁合同,保理合同,开立信用证合同,信用卡融资合同(包括信用卡合约及各类分期付款合同)等;(2)债务重组合同、还款合同、还款承诺等;(3)各类担保合同、保函;(4)符合本通知第二条规定条件(与2000年《联合通知》第一条一致)的其他债权文书。

       第二条 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

       前款规定案件的级别管辖,参照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审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的规定确定。

       本条是有关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的执行管辖问题,与公证机构受理强制执行公证申请的公证管辖无关。本条第一款规定的地域管辖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款“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执行的其他法律文书,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一致,该条款中的其他法律文书应当包含公证债权文书。

       本条第二款是关于执行法院级别管辖的规定,最新的是最高法2015年下发的《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5〕7号),和2018年就贵州省、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宁夏、新疆六省下发的《关于调整部分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8〕13号)中以诉讼标的金额为标准对人民法院级别管辖做出的规定。

       第三条 债权人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除应当提交作为执行依据的公证债权文书等申请执行所需的材料外,还应当提交证明履行情况等内容的执行证书。

       本条关于申请强制执行所需的法律文件,主要是公证债权文书和执行证书。执行证书是接通民事实体债权债务和国家强制执行行为的关键性法律文书,其所载的内容应当包含债务人未依约履行债务的事实(即违约事实),以及债务人基于该等事实依据法律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即就执行标的实施强制执行行为。从执行证书“证明履行情况等内容”中的“证明”一词的文意来看,执行证书应包含:(1)债务人债务履行情况;(2)公证机构对债务履行情况的核查工作。

       另,本《规定》还是未就当事人在申请强制执行前申请财产保全给出明确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百零一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在诉讼或仲裁前提起保全申请。但是这一规定,虽然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6〕22号)第一条第二款“法律文书生效后,进入执行程序前,债权人申请财产保全的,应当写明生效法律文书的制作机关、文号和主要内容,并附生效法律文书副本”中,由“法律文书”的称谓为其他执行名义适用财产保全制度预留了制度空间,但本《规定》并未跟进对公证债权文书作出规定适用保全制度。

       第四条 债权人申请执行的公证债权文书应当包括公证证词、被证明的债权文书等内容。权利义务主体、给付内容应当在公证证词中列明。

       本条关于公证债权文书应有的内容,包含债权文书和公证证词,后者进一步要求:权利义务主体、给付内容。“给付内容”的要求是为了防止当事人,尤其是第三担保人(保证人、抵押人)即使收到公证书,也因债权文书篇幅过大,当事人约定以及法律关系过于复杂,导致其很难知晓其未来须承担的法律责任,从而使公证书送达失去意义。所以,就需要公证机构在公证证词中简要、明确地列明承担给付义务的债务人、给付内容(本金和到期利息),至于是否需明确罚息、违约金、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律师费、公证费等)的计算方式或科目(尤其是在涉及第三担保人的情形下),还需要司法实践加以明确。

       从“给付内容”的要求看,对公证机构的要求提高了。过往,一些公证机构的公证书内容相对简单和格式化,通常包括(简要):(1)甲方(借款方)、乙方(贷款方);(2)X年X月X日向公证处申请《XX合同》的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3)经查,《XX合同》系双方协商一致、有民事行为和权利能力,该合同的意思表示真实,合同内容具体、明确;(4)兹证明……《XX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的签字、印鉴均属实;(5)根据《民事诉讼法》、《公证法》、《公证程序规则》,前述《XX合同》具有强制执行效力。从上述内容看,并无“给付内容”。结合下面第五条第(三)项裁定驳回执行申请事由之一“公证证词载明的权利义务主体或者给付内容不明确”,在《规定》实施后,可能会就此出现不符合本条“公证债权文书”,公证机构应做好预案,并且应当格外注意,在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书的证词中就“给付内容”给与恰当表述。

       第五条 债权人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执行申请:

       (一)债权文书属于不得经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文书;

       (二)公证债权文书未载明债务人接受强制执行的承诺;

       (三)公证证词载明的权利义务主体或者给付内容不明确;

       (四)债权人未提交执行证书;

       (五)其他不符合受理条件的情形。

       本条是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已经列明五项裁定不予执行事由(债权文书不得公证赋强;未亲自到场;内容与事实不符;没有执行承诺;公共利益)的情况下,新增“不予受理”、“驳回执行申请”的裁定类型,即经初步审查,人民法院对不符合强制执行申请条件的执行申请做出不予受理或驳回执行申请的裁定。

       裁定驳回执行申请的事由有五项:其中,第(一)、(二)项与第四百八十条重复,第(三)项来自于《规定》第四条,目的在于保障债务人、担保人仅通过公证书即可知晓其应当履行的义务;提交执行证书的要求像自于《规定》第三条,主要目的是确保公证机构在强制执行前对债务人的债务履行情况给予前置审查,确保强制执行的正确性。

       第六条 公证债权文书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范围同时包含主债务和担保债务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执行;仅包含主债务的,对担保债务部分的执行申请不予受理;仅包含担保债务的,对主债务部分的执行申请不予受理。

       本条是老生常谈,是《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内容。

       第七条 债权人对不予受理、驳回执行申请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申请复议期满未申请复议,或者复议申请被驳回的,当事人可以就公证债权文书涉及的民事权利义务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本条在内容上是就不予受理、驳回执行申请裁定,而给予债权人的救济方式。最高法《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按照通常的观点,在公证债权文书不予执行问题上的救济,只给予被申请执行人复议的权利,而申请执行人、债权人只能通过提起诉讼进行救济。《规定》将原来的不予执行裁定,分解为不予受理、驳回执行申请和不予执行三个裁定类型,缓解了不予执行裁定只能提起诉讼予以救济的一刀切做法:前两个,即不予受理、驳回执行申请的事由(《规定》第五条)分为两种情况:

       (1)不应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不得公证赋强)的,或者说公证书不能作为执行依据的情形,如没有执行承诺、公证证词中给付内容不明确的,应当依据本条经复议后提起诉讼,或不经复议直接提起诉讼;

       (2)未提交执行证书的,应当可以在公证机构出具执行证书后向执行机构再次提出执行申请,不过这一结论尚需司法实践加以证实。

       应当注意的是,本条之所以未规定对债务人、担保人的救济途径,原因是此时还尚未进入执行程序,而且不予受理和驳回执行申请本身即是人民法院对债务人、担保人的救济。

       第八条 公证机构决定不予出具执行证书的,当事人可以就公证债权文书涉及的民事权利义务争议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实践中,公证机构对于不能出具执行证书的情况很难处理,主要原因是当事人持公证机构开具的《不予出具执行证书决定书》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时,可能会被认为违反2008年最高法《关于当事人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规定》第八条的上述规定,明确了公证机构经过审查终止公证强制执行程序,转由当事人以诉讼方式解决纠纷的程序,使得公证机构自身对公证债权文书、债务履行等情况的核查在结果上落到了实处。

       根据中国公证协会《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及出具执行证书的指导意见》第十四条的规定,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证机构不予出具执行证书:(1)债权人未能对其已经履行义务的主张提出充分的证明材料;(2)债务人(包括担保人)对其已经履行义务的主张提出了充分的证明材料;(3)公证机构无法在法律规定的执行期限内完成核实;(4)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当事人就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提起的诉讼。此外,公证机构出具公证书后,如果出现《公证程序规则》中规定的不予办理公证、终止公证的相关情形,公证机构也应视具体情况做出不予出具执行证书的决定。

       第九条 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的期间自公证债权文书确定的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分期履行的,自公证债权文书确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债权人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的,申请执行时效自债权人提出申请之日起中断。

       本条规定是有关公证债权文书的执行期间和计算方法,澄清了以往执行期间应从出具公证书之日起,还是自债务到期之日起计算的疑问,并明确了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在期间计算上的中断效果。《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申请执行期间二年,从债权到期日开始计算,申请出具执行证书的,从申请之日起中断。这里,申请出具执行证书的行为被认为是一种行使债权的行为,将引起时效中断,执行时效重新开始计算。

       第十条 人民法院在执行实施中,根据公证债权文书并结合申请执行人的申请依法确定给付内容。

       一般情况下,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除了公证书、执行证书外,还应当提交执行申请,当事人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行使自己的民事实体权利。故,本条一方面明确了当事人在申请执行过程中拥有意思自治的权利;另一方面,明确了人民法院确定给付内容的事实依据,即公证债权文书结合执行申请人的申请。这一规定赋予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以一定限度内的自由裁量权,缓解了公证机构和执行法院之间的紧张关系。但是,实践中很多地方的公证强制执行是直接进入执行程序,仅需向被申请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即可。所以,人民法院根据本条确定给付内容后,如果与申请执行人的执行申请或执行证书不一致,是否统一的、或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做出执行裁定加以确定,对这个执行裁定怎么救济,申请执行人是复议还是执行异议(执行异议之诉),都是需要面对的问题。

       第十一条 因民间借贷形成的公证债权文书,文书中载明的利率超过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司法解释规定应予支持的上限的,对超过的利息部分不纳入执行范围;载明的利率未超过人民法院依照法律、司法解释规定应予支持的上限,被执行人主张实际超过的,可以依照本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提起诉讼。

       本条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规定一致,实践中应注意24%、36%的利息限制以及如何计算利息等问题。另外,债权文书超过法定利息限制的,其结果并不是公证债权文书,或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书无效,而仅仅是不将超过的部分纳入执行范围,公证强制执行程序继续进行。

       第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执行人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申请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

       (一)被执行人未到场且未委托代理人到场办理公证的;

       (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监护人代为办理公证的;

       (三)公证员为本人、近亲属办理公证,或者办理与本人、近亲属有利害关系的公证的;

       (四)公证员办理该项公证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行为,已经由生效刑事法律文书等确认的;

       (五)其他严重违反法定公证程序的情形。

       被执行人以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与事实不符或者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等实体事由申请不予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依照本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提起诉讼。

       从本条所列五项不予执行的事由类型来看,全部与强制执行公证的程序有关(未到场<含监护人未到场>、未回避、公证员贪腐),结合《规定》上述第五条的不予受理、驳回执行申请的事由,以及本条第二款的内容,就会发现最高法在本《规定》中,将原本《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当中应认定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的五项事由分配在了《规定》第五条、第十二条、第十九条以及第二十二条之中,原则是实体问题经诉讼救济,程序问题依据本《规定》在执行程序中加以解决。

       依据这样的分配,原本由执行裁判部门审理并作出不予执行裁定的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纠纷,涉及实体问题的将转由审判部门加以审理。估计,法院系统会跟进增加“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纠纷”的案由。

       应当注意第五条、第十二条、第十九条之间的区别,第五、十九条是人民法院依职权不予受理、驳回执行申请和裁定不予执行,而第十二条是人民法院依申请处理不予执行申请。换句话说,即使存在公证员未回避而办理公证,被执行人未提起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执行,也不能说执行存在问题;反过来,即使当事人没有提出“未作出执行承诺”的异议,人民法院也应当依职权加以调查。

       另外,本条和《民诉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第一款的表述不同,前者是“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申请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后者是“可以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而根据《规定》第二十五条,“本规定施行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以本规定为准”,所以很难说本条和第四百八十条不一致,如果出现“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与事实不符”的情形,是径行依据第四百八十条裁定不予执行,还是依据《规定》第十二条第二款、第二十二条告知提起诉讼,有待司法实践。但可以肯定的是,《民诉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第三款,即“公证债权文书被裁定不予执行后,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可以就债权争议提起诉讼”的规定,将会因本条第二款,以及本《规定》第二十二、第二十四条而失效。

       第十三条 被执行人申请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应当在执行通知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申请,并提交相关证据材料;有本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规定情形且执行程序尚未终结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有关事实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

       公证债权文书执行案件被指定执行、提级执行、委托执行后,被执行人申请不予执行的,由提出申请时负责该案件执行的人民法院审查。

       人民法院不可能无休止受理被执行人提出的不予执行申请,本条解决提起申请的时效,而下一条第十四条是处理时效经过后再次提起不予执行申请的问题。实操中,被执行人应当:(1)在执行通知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或知道或应当知道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申请,未在上述时效内申请的,将可能面临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后果;(2)提出书面申请;(3)提交相关证据材料。

       第十四条 被执行人认为公证债权文书存在本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多个不予执行事由的,应当在不予执行案件审查期间一并提出。

       不予执行申请被裁定驳回后,同一被执行人再次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有证据证明不予执行事由在不予执行申请被裁定驳回后知道的,可以在执行程序终结前提出。

       实践中,经常存在被执行人多次分别以多个事由向人民法院提起不予执行申请的情形,本条即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即除非是“有证据证明不予执行事由在不予执行申请被裁定驳回后知道的”,否则应当在一次不予执行申请中提出所有的不予执行事由,否则人民法院将不予受理二次申请。

       第十五条 人民法院审查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案件,案情复杂、争议较大的,应当进行听证。必要时可以向公证机构调阅公证案卷,要求公证机构作出书面说明,或者通知公证员到庭说明情况。

       本条是公证债权文书执行程序中的常规动作,是实践中的一般情况。

       第十六条 人民法院审查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案件,应当在受理之日起六十日内审查完毕并作出裁定;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本院院长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

       本条是在被执行人依据本《规定》第十三条向人民法院提交不予申请的情况下,人民法院的审查期限,从十二条规定的不予执行的事由来看,仅涉及程序性行为,期间有过长之虞。

       第十七条 人民法院审查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案件期间,不停止执行。

       被执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停止相应处分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申请执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继续执行的,应当继续执行。

       本条的逻辑是,既然将不应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情形(第五条第(一)、(二)项)、无法强制执行的情形(第五条第(三)、(四)项)堵在不予受理和驳回执行申请的大门之外,将实体问题(第十二条第二款)放在同时进行的诉讼程序中审查,那么对于程序问题的审查,就可以在不影响执行的情况下进行。如果被执行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可以停止相应处分措施,但不能停止查控措施。

       第十八条 被执行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申请不予执行,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理由成立的,裁定不予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不予执行申请。

       公证债权文书部分内容具有本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对该部分不予执行;应当不予执行部分与其他部分不可分的,裁定对该公证债权文书不予执行。

       本条是对不予执行申请的处理,分为“裁定不予执行”和“裁定驳回不予执行申请”两种,对于实践中存在应当裁定部分不予执行的情形,最高法在本条中也加以明确。

       第十九条 人民法院认定执行公证债权文书违背公序良俗的,裁定不予执行。

       本条与《民诉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第二款的“社会公共利益”部分存在内容上的重叠,结果相同,均系人民法院依职权裁定不予执行的事由。

       第二十条 公证债权文书被裁定不予执行的,当事人可以就该公证债权文书涉及的民事权利义务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公证债权文书被裁定部分不予执行的,当事人可以就该部分争议提起诉讼。当事人对不予执行裁定提出执行异议或者申请复议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二十一条 当事人不服驳回不予执行申请裁定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上一级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复议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审查。经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原裁定,不予执行该公证债权文书;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复议申请。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

       本条与《执行异议与复议规定》第十条的内容一致,与第二十条共同组成了第十八条对不予执行申请处理结果的救济:(1)对于不服不予执行裁定的,不能提出执行异议和复议,只能提起诉讼;(2)对于不服驳回不予执行申请裁定的可以提起复议,且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对于被执行人而言,应当注意本条与第二十二条之间的区别,本条是有关公证强制执行程序的问题,而二十二条是有关公证债权文书的实体问题,这也是本《规定》与之前相关司法解释最大的不同之处。

       第二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债务人可以在执行程序终结前,以债权人为被告,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

       (一)公证债权文书载明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与事实不符;

       (二)经公证的债权文书具有法律规定的无效、可撤销等情形;

       (三)公证债权文书载明的债权因清偿、提存、抵销、免除等原因全部或者部分消灭。

       债务人提起诉讼,不影响人民法院对公证债权文书的执行。债务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停止相应处分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债权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继续执行的,应当继续执行。

       本条导致《民诉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第三款,即“公证债权文书被裁定不予执行后,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可以就债权争议提起诉讼”的规定失效,也使得自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形成的公证强制执行程序和诉讼程序并行的格局被打破。

       对于“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与事实不符或者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等实体事由申请不予执行”的实体问题,本《规定》的救济方式是诉讼程序:即存在第(一)项,债权文书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如债权文书借款数额与实际借款数额不一致;第(二)项,债权文书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无效事由,或《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六条——一百五十一条规定的无效和可撤销事由、以及《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可撤销事由;第(三)项,债权文书所述的债权债务关系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一条项下清偿、提存等原因全部或部分消灭的情形的,债务人可以在执行程序终结前,以债权人为被告,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

       注意,本条第一款所述的仅仅是“债务人”,似乎只有债务人才能提起诉讼,而“第三担保人”不可以,但是本《规定》第十二条第二款中的“被执行人”却将这一范围扩大至除债务人之外的担保人。

       在程序上,本条第二款规定“债务人提起诉讼,不影响人民法院对公证债权文书的执行”,例外是“债务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停止相应处分措施的”,例外的例外是“债权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继续执行的,应当继续执行”。也即是说,债权人想通过公证强制执行程序加快债权实现的目的,但面临的现实是:(1)人民法院不允许执行前保全;(2)只要债务人提供担保,即可要求停止处分措施。另外,如果公证债权文书中已经包含债务人提供的充分、有效的担保,是否意味着还需要在另行提供一份充分、有效的担保,以停止处分措施?如果还需要,那么公证债权文书所述债权原来的担保应当如何认定,两份充分、有效的担保是否意味着对担保物交换价值的浪费?上述诉讼担保问题,在大部分债权均有充分、有效担保的情况下,变得既说不清、也说不通。最可能的解释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规定》真正的目的在于债权人提供的担保继续执行的担保,因为最起码在功能上有利于执行回转。所以,本条在实践中应当如何具体操作,还需要司法实践加以证实。

       第二十三条 对债务人依照本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提起的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理由成立的,判决不予执行或者部分不予执行;理由不成立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当事人同时就公证债权文书涉及的民事权利义务争议提出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中一并作出裁判。

       本条是关于债务人、担保人(第十二条第二款)依据第二十二条提起的诉讼的结果,分为判决不予执行,或判决驳回诉讼请求两种裁判类型,故自本《规定》后,程序上存在“裁定不予执行”(第十二条)和“判决不予执行”(第二十二条)两分,希望实务中的当事人和执业人员能够弄得清两者之间的区别。

       本条第二款是在当事人依据第二十二条提起不予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的诉讼时,同时就涉及到的民事争议提起诉讼请求的,法院可以在程序中一并审理并作出裁判。本《规定》前,公证机构在给与当事人权利告知书中的一般表述是“经公证赋予强制性效力之后,只能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不能直接就民事权利义务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规定》后即应修改为“经公证赋予强制性效力之后,有权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或在满足《规定》第二十二、二十四条规定情况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者说,公证强制执行程序与诉讼程序并行的历史自《规定》后将进入新篇章。

       第二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债权人、利害关系人可以就公证债权文书涉及的民事权利义务争议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公证债权文书载明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与事实不符;

       (二)经公证的债权文书具有法律规定的无效、可撤销等情形。

       债权人提起诉讼,诉讼案件受理后又申请执行公证债权文书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进入执行程序后债权人又提起诉讼的,诉讼案件受理后,人民法院可以裁定终结公证债权文书的执行;债权人请求继续执行其未提出争议部分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

       利害关系人提起诉讼,不影响人民法院对公证债权文书的执行。利害关系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停止相应处分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债权人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请求继续执行的,应当继续执行。

       本条规定内容中的债权人部分很难说的通,债权人若依本条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至少需要证明存在“公证债权文书载明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与事实不符”或“经公证的债权文书具有法律规定的无效、可撤销等情形”两项情形之一,如果人民法院作出认定并受理案件,则是建立在债权人违反“禁止反言”原则的基础之上,更加不利于维护公证机构出具的公证书、执行证书的公信力。

       本条规定内容中的利害关系人部分比较难以理解:一方面,对于第一款第(一)项,即“公证债权文书载明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与事实不符”,因为合同相对性所限,所以利害关系人一般无权置喙,即使债权文书存在无效事由,或担保合同所涉担保物存有利害关系人的权益(共有、优先权、合同法或破产法中的担保撤销权),也应为无效或可撤销事宜;另一方面,对于第一款第(二)项,“经公证的债权文书具有法律规定的无效、可撤销等情形”,也是利害关系人依据已有法律和已有程序请求人民法院宣告债权文书无效或撤销债权文书的权利,并非基于本《规定》而产生的程序性权利。所以,本条规定可能的目的是,一方面阻却利害关系人在公证强制执行程序中以执行异议的方式主张权利,减少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程序的压力,促使利害关系人另行通过确认合同无效或依据《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等规定以正常的诉讼程序主张权利,这一点从本条第一款“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中“有管辖权”的表述就可以加以证实;另一方面摆清利害关系人另行起诉与公证强制执行程序之间的关系,即本条第三款中“利害关系人提起诉讼,不影响人民法院对公证债权文书的执行”。实操中,可能的情况时,利害关系人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的,可以持受案证明,向公证强制执行法院提出“停止相应处分措施”申请,并提供“充分、有效的担保”,而公证强制执行法院经审查可以停止相应处分措施。这一结论,尚须司法实践加以证明。

       第二十五条 本规定自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

       本规定施行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规定不一致的,以本规定为准。

       本《规定》实施后,《民诉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的效力均面临失效的问题。对于公证机构和公证强制执行当事人而言,当务之急是弄清《民诉司法解释》第四百八十条和本《规定》之间的关系,避免在法律适用上出现混乱。

杨奕
0
 
通知公告
· 司法部关于任命徐亚娥等50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金玲等19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张晓婷等229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黄丽娜等14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娜等12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司法部关于任命赵凤林等61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河南:这些老人本月可免费办遗嘱公证
· 苏浙闽赣青五省公证业务联合培训班在南京举办
· 湖北197项公证事项证明材料清单出炉啦!
· 山东公布46项“最多跑一次”公证服务事项清单
· 工商登记免交公证文件 台湾同胞在浙投资享便利
· 广元深化公证领域"放管服"改革提升群众满意度
· 2018国际公证联盟亚洲事务委员会第八次工作会议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 全国公证人携手共庆《公证法》颁布12周年
· 公证改革新号角
· 第二届“公证信息化协同创新”论坛成果分享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国公证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2002-2013
  1. 联系邮箱:gz@chinanotary.org
  2. ICP 备案:京ICP备05004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