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监护协议公证,“流浪地球”就完美了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公证文选 发布时间:2019-03-29 10:03:47

文|汤琳 杭州市国立公证处

“流浪地球”一窜而起的票房,让国产科幻片狠狠地刷了一波存在感。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泪两行”更是成为了各大城市交通宣传片的标语。

然而(这里出现“然而”似乎不是很应景),作为公证队伍的一员,随着电影情节的推进,我心底的疑问也越来越大......

疑问一:“我走了,你就是唯一的监护人了”?

刘培强去空间站工作的时候,刘启才4岁。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是父母,母亲已经去世了,父亲无法行使监护人的权利义务,此时刘培强决定委托刘启的外公韩子昂代为行使监护权。影片中有个情节是刘培强把他的私人通讯铭牌交给了韩子昂,嘱咐其带着刘启到地下城生活。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也许是出于职业思维,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就完了?这里应该有公证员的闪亮登场啊!

根据我国《民法总则》和《合同法》的规定,刘培强与韩子昂之间订立了一个口头的委托监护协议,委托人刘培强,受托人韩子昂,被监护人刘启。虽然法律并没有规定委托监护协议必须以书面形式订立,但是,不管是出于对监护权内容的罗列完善,还是韩子昂在实际行使监护权过程中会遇到的一系列实务问题,我们一般都建议双方以书面形式签订《委托监护协议》,对监护权的起始、实施、终止等内容进行明确的约定。

作为一名公证员,我们当然更欢迎双方对《委托监护协议》进行公证。公证员以专业的法律素养和专业文书代写能力草拟委托监护协议并进行公证,使其具有更高的公信力。这样一来,在刘启的成长过程中,需要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的时候,韩子昂可以凭借《委托监护协议》的公证书顺利的行使监护权。

法条指引

✦《民法总则》第27条: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2条:监护人可以将监护职责部分或全部委托给他人。

✦《合同法》第10条: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采用书面形式。

疑问二:刘培强病重的妻子,是否只能放弃治疗?

刘培强出于对儿子刘启的保护,从长远角度考虑,决定放弃对病重妻子的治疗,而将进入地下城生活的名额给了岳父韩子昂,由其代为监护教育刘启。刘启因为刘培强对母亲的“残忍”而心怀怨怒,在紧急时刻三番五次拒绝与刘培强沟通。看到这里,我又产生了一个疑问:如果说刘启内心不希望母亲去世,但又无力改变刘培强的决定尚且情有可原的话,那么韩子昂作为刘启的外公,是否有权干涉女儿治疗过程中的重大决策呢?

根据《民法总则》的规定,刘培强作为配偶是法定的第一顺序监护人,其有权决定妻子的医疗救治方案。那么,韩子昂是否只能看着女儿的去世而无能为力?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假如女儿在意识清醒时与韩子昂签订一份《意定监护协议》,那么当自己在失去或部分失去民事行为能力时,韩子昂的意定监护人身份就排除了刘培强的法定监护权。

从这个角度而言,影片的情节也就大不一样了,也许刘启的母亲因治疗痊愈,陪同刘启进入地下城生活,而韩子昂也就意味着失去了进入地下城的资格而在地表活活冻死。也许刘启的母亲因无法医治去世,刘启就真的失去了唯一的监护人,刘培强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做出了放弃治疗的决定。不管是怎样的情节展开,刘培强的妻子是可以通过签订《意定监护协议》而避免其被“放弃治疗”的结局的。

当然,站在公证的角度,我们同样建议对《意定监护协议》进行公证。

法条指引

✦《民法总则》第28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民法总则》第33条: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

疑问三:“哥哥带妹妹回家”如何理解?

韩子昂在最后的救援过程中,因为无法成功逃离而即将面临死亡,这时他对刘启说了一句话:“哥哥带妹妹回家”。看到这里,我又不禁产生疑问:韩子昂作为朵朵唯一的监护人,其在生死关头最关心的应该是朵朵的未来,然而他只简单了说了一句“哥哥带妹妹回家”,此话该如何理解呢?

影片中朵朵是韩子昂解救并收养的孤儿,那时韩子昂的女儿已经去世,韩子昂更是将女儿的名字“朵朵”给了这个孤儿。根据《收养法》的规定,此时膝下无子的韩昂与父母双亡尚在襁褓中的“朵朵”具备形成收养关系的条件。虽然从年龄而言,朵朵称韩子昂为爷爷似乎更符合常理,但韩子昂在法律上是朵朵的养父。

根据《民法总则》的规定,韩子昂在危急时刻口头说的“哥哥带妹妹回家”,其实是一种遗嘱监护的意思表达。韩子昂希望刘启不但能在生活中象哥哥爱护妹妹一样承担起照顾朵朵的责任,更希望由其担任朵朵法律上的监护人。而对于韩子昂所处的危急时刻,口头形式也是遗嘱监护的一种合法表达方式。唯一的遗憾就是韩子昂没有十分直白确切的表达由刘启担任韩朵朵监护人的意思表示。

法条指引

✦《民法总则》第39条:被监护人的父母担任监护人的,可以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

✦《收养法》第4条:下列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可以被收养:(一)丧失父母的孤儿;(二)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三)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的子女。

✦《收养法》第6条: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一)无子女;(二)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三)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四)年满三十周岁。

影片结束,意犹未尽。多希望崇高的国家使命感与神圣的父爱可以两全。人生是由一个个选择组成的,假如刘启的母亲不必因为地下城的名额而“被放弃治疗”,假如刘培强可以亲自陪伴刘启慢慢成长,假如韩子昂不会因救援任务而与朵朵分离……人生没有假如,人生也不是电影,我们要学会用法律思维武装自己,用法律赋予的权利保护自己。如此看来,当这一切都必须真真切切的在生活中发生的时候,也许有了监护协议,有了监护协议公证,每个人的“流浪地球”才会完美。

审稿|李书芳 王海宝 图文|王丽萍

(责任编辑:金燕)
0
 
通知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公告
·司法部关于免去陈中京等155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田世枫等178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高洁等7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杨明等144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芳等125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广东公证行业积极服务民营企业发展
· 公证监督让手游内测抽取活动更透明
· 中国公协青工委召开2019年第一次全体会议
· 中国公协信息委2019年第一次会议在厦门召开
· ​“今日我当班”体验公证员的一天
· 苏州全省率先成立公证企业服务中心
· 2018国际公证联盟亚洲事务委员会第八次工作会议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 全国公证人携手共庆《公证法》颁布12周年
· 公证改革新号角
· 第二届“公证信息化协同创新”论坛成果分享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