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公证二十年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开心爹原创 发布时间:2019-05-09 13:38:03

《走过公证二十年》

公证处是干什么的?是不是负责彩票开奖的?这是二十年前,我刚入职时提及公证大多数人们的反应。

“公证是负责彩票开奖的”,那时我通常也会这样回答。一来,能迅速拉近与提问者的距离,“开奖”这件事或许是当时唯一能展开讨论的话题,这非常利于进一步沟通;二来,我当时无法通俗易懂地去解释什么是“公证”。

工作最初几个月学习的是“涉外”公证业务,办过留学、移民或者出国旅游的部分朋友应该接触过,基于不同的外交政策或国际交往惯例,毕业证、成绩单,出生证明、营业执照等文件并不可以直接出示给对方国家使用,需要办理公证手续,由公证机构对这些文件或文书加以证明。

这类公证书中大多会有翻译件,包括文件及公证词的翻译。当时,最让我头疼脑大的是在公证书中装订材料的排序,好在几个月后我转去学习国内民事、经济类公证业务,让我彻底脱离了“苦海”。

公证是法律行当,是注重程序的法律行当。公证事项的办理必须符合《公证程序规则》的要求,这就很能看出“程序”对于这个行业的重要。入行的小伙伴首先要学整理卷宗的顺序,不会整理卷宗会被遭到嘲笑,这当然更是不负责任的。

曾有一段时间,对于经过面试的新同事,我会特别为其讲解卷宗的整理、办案的技巧,甚至包括“证件靠右侧”复印这类琐碎小事(因为装订线在左)。我们出具的公证书不仅要求内容真实合法,同时也要求外观整洁美观,这体现了对当事人的尊重,更体现了对法律的尊重。

别小看这些,与其他法律行当相比,有关公证的规范性文件并不算多,但行业内的经验总结可不少。正因如此,业内非常尊重老一辈的公证人员,多称其为“前辈”“老师”。

其实不仅是公证,任何一个法律行业都是如此。法条是冰冷、严苛的,“执行”者却是温暖、人性的。法条可以随时更新,经验却会永远沉淀。而将这些经验运用到日常的法律服务当中,称其为艺术也不为过。

有同事遇到过这样的遗嘱申请,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申请手续齐备,但在询问过程中发现其对于身故后意愿的表达支支吾吾,像回避也像躲闪。经进一步沟通发现,立此遗嘱并非老人本意,但其暂时依靠一同前来的儿子抚养,“寄人篱下”的老人显得无能无力又无可奈何。

读懂此意的公证员没有立即受理此案,且找了一个“正当”理由告知在门外等候的家属,确保了老人回家后不会遭到为难。类似的案例每天都在发生,该不该受理需要判断,办与不办是原则,能不能看懂则是经验。

2006年3月《公证法》正式施行,其中明确规定:公证处是“证明机构”,承担的是“民事责任”。公证活动是:1、根据申请;2、依照法定程序;3、对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

因此,不论是出国所需的出生、无罪,国内使用的委托、遗嘱,还是赋予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这些公证事项,或是提存、保管、登记等公证事务,都是公证处履行证明职责的体现。

而,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一员,作为司法体系的组成部分,公证的证明活动体现了特殊的社会职能且发挥着特殊作用。

这种特殊也曾体现于公证人员的着装。早期公证制服配有肩章和大檐帽,这两点是典型的“公家”代表,“公家”也更应该能够满足于人们对于“公正”的设想,我这里用的是“正”,正义的正。

有时,公众会把“公证”等同于“公正”,其实二者截然不同,“公正”具有“公平、正义”的意味。而“正义”更多应该是一种主观上价值的判断,公证处断然无法单独承担此重任。与所有法律从业者一样,正义应该是追求的目标及法律应有的体现。

公证的落脚点在于“证”,即证明。这也是我国公证制度设立的目的及其特殊价值的体现,而最能体现此种特殊性的是前面这个“公”字,不同的时代赋予了它不同的含义。

一段时间,公证处被称为“国家公证机关”,性质上属于行政机关,从业人员自然也是国家公务员身份,这就形象地解释了“大檐帽、肩章”这一“公”权力象征的来源。

随着全国公证体制改革的推进,公证机构已经向着完全事业体制、部分合作制进行转变,“公”字也完成了它特定时期的历史使命,完成了由“公权力”向“公开”“公平”“客观”这一特殊职能的转变。

这样一种含义的“公证”,更能体现《公证法》中对公证的定位、满足社会对于特定职能的需求、完善法律职业共同体中明确的分工。

公证行业的机构设置及人员配备以满足现有的需求为主,近些年随着业务量的上升逐步增加,这也说明“公证”承担的社会职能与市场化进程相辅相成。

换句话说,承担“民事责任”的公证机构必须接受市场的选择也有必要参与市场竞争。

“证明”的这一属性决定了公证机构的被选择性。在办理程序上,公证活动的启动是“根据申请”,公证并非是“普遍”性的法律行为。这说明公证要满足或服务于有需求的当事人,当事人根据自身需求及客观状况可以选择“公证”这种特殊的证明形式,从而达到特殊的证明效果。

在众多的遗嘱形式中可以选择办理公证遗嘱(追求最高的效力);在具有给付性质的债权文书中可以选择由公证处赋予强制执行效力(无需诉讼的纠纷解决方式);在证据的收集与固定中可以选择公证介入的保全方式(较高的证据效力)。

当然,这种选择必须要满足相应的受理条件,既然法律为其设定了较高及特殊效力,一定会对其附加特殊的限制。对当事人有限制,对公证机构同样有限制,当事人的申请要满足申请要件,公证机构的办理要符合特定程序(如符合《公证程序规则》)。

入行以来,每年都要写年终工作总结。第一次工作总结中我写了这样一句话:“把每一次办理业务都当作是一次法律宣传,办理公证的同时宣传公证制度、宣讲法治”。

以后历年中我坚持这一表述,只措辞略有变化,比如:着重办理了哪些业务,宣传了哪方面的政策。这大概是一名法律人的初心与职责。

这些年办理业务接触了不少当事人,见过兄弟二人反目动手、也见过一家人互谅互让团结和睦;见过企业发展壮大,也见过破产被执行;得到过客户认可也受到过埋怨。

直到今天,我仍对一位老阿姨心怀愧疚。她急于给孩子落户找到我办理继承公证,我却以繁忙为由没能及时为其调查出证。

经过这件事,我反思并挖掘事件背后的故事,加深理解了换位思考的意义,更让我重新审视“公证”二字的含义。公证是肩负职责体现职能,公证是手段是过程而非结果。

公证书对每一位当事人而言都有着特殊的含义和用途,或是为了预防纠纷、化解矛盾;或是为了维护自身权益;或是追求解决纠纷过程中的简便快捷。无论何种目的,能够选择公证即是对行业的认可与信任。承办公证的我,就是法律的代表与化身,我的所作所为不仅代表我,我应该让当事人感受到这一点。

近些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个人财富的增加,尤其是财产流转的加速,公证以前所未有的姿态与形式介入到社会生活之中。这同时也是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不动声色的改变着生产力。

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它的变革一定会带来生产关系的变革,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会随之改变,公证也不例外。

不可否认,法律的制定与修改具有滞后性,如同《公证法》制定与出台之时无法预料“5G”与“人工智能”的出现,传统意义的证明与效力、需求与手段是否能适应生产力的变革值得我们思考与改变。

科技的发展不会停下脚步,高科技的产品与应用一定会迭代甚至被替换。互联网也好,大数据也罢,今天公证与科技的结合应该坚守一个原则,那就是:为我所用,服务于公证。

不管什么样的技术与探索,要坚守这样的底线:需不需要公证人员的参与以及参与的程度,可以提高效率但不能取代判断,可以辅助参考但不能代替思考。

二十年前,我入行时就思考“公证”是什么,《公证法》的条文或许无法涵盖与详解中国“公证”的现状,作为曾经的公证人,我经历了它的发展变革,从未停止思考的脚步。

公证来源于法律的许可与授权,国家的治理需要它、社会的运转需要它,为了这份需求它有生存的空间与价值,而这一切完全依赖于这个行业的“执行者”----公证人员。

每一份公证文书饱含着,更需要公证人的判断、沟通、经验与思考。行业体制会改变、公证事项会创新、技术手段会更新,这份坚守不能变。

作者:周暘



(责任编辑:金燕)
0
 
通知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公告
·司法部关于免去陈中京等155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田世枫等178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高洁等73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杨明等144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任命王芳等125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 中国公证协会开展公证故事征文活动
· 独居老人: “我指定社区做我的监护人”
· 辽宁诚信公证处开展“五四精神”主题教育活动
· 山东首个专门公证遗嘱中心试运行
· 前海公证处公证服务创新再添新业绩
· 海南省司法厅厅长郑学海到三亚凤凰公证处调研
· 2018国际公证联盟亚洲事务委员会第八次工作会议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 全国公证人携手共庆《公证法》颁布12周年
· 公证改革新号角
· 第二届“公证信息化协同创新”论坛成果分享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