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东史郎日记里的历史真相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中国公证协会发布时间:2020-04-21 12:00:00

《东史郎日记》是东史郎如实记录自己在1937年8月至1939年8月间,随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20联队入侵中国华中地区时见闻的一本日记。当时他是一名上等兵,日记中含有证实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重要史料。在日本右翼的常期混淆和误导下,许多日本人认为南京大屠杀根本不存在,《东史郎日记》里的一个人物更是对东史郎提出了诉讼。1993年4月,东京法院开始一审审理程序,1996年4月,一审东京法院判决东史郎败诉。一审判决一经作出,天下舆论大哗,中日双方支持东史郎还原侵略历史、正视历史事实的机构和个人纷纷伸出援手。南京市公证处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委托,就东史郎日记里记录的日本兵抓捕中国无辜平民并捆绑手榴弹装入邮政袋丢进水塘引爆的真实性进行现场公证。

接到该起公证申请,南京市公证处马上做出了任务部署,安排业务精熟、工作干练的刘庆宁副主任和李巧宝搭档完成。抛开各种职业身份,仅就南京人而言,这不仅仅是一起简单的跨国民事诉争涉及细节的复盘式公证业务,作为南京大屠杀发生地的南京原驻民,对日本右翼份子在东史郎案件里否认侵略中华、虐杀平民等事实,实在无法抱持抽离超脱的态度。从该起“证伪项目”(即验证一审的东京地方法院作出败诉判决的客观事实有误)在南京落地以后,从东史郎日记记录的事发地点真实性、从彻底还原1937手榴弹成份结构配比、从爆破杀伤半径和加害者关联等等环环相扣的证据链(甚至进行了干湿二次还原性爆破试验)复盘了事实、还原了历史。这一艰难过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京工程爆破设计研究所、南京市公证处均按照分工给予了积极配合和有效介入。

为了证明东史郎日记里记录的邮政袋虐杀事实发生地——原最高法院的马路对面确有水塘,从1996年8月16日起,南京各界爱国人士捐献出60余份30年代地图,其中最有史料价值的是昭和十三年(1938年)日本名所图绘社印刷、日本人小山吉三绘制、至诚堂发行的地图,上面清楚显示原中国最高法院门前的马路对面有水塘。同时通过收集采证原始物证,也逐一证明了30年代南京本地大号邮政袋容积和韧性,能容纳140斤成人短期挣扎跳跃而不破裂等细节的真实性。针对引发争议的核心,手榴弹靠近燃烧的邮政袋会提前引爆会伤及施虐日本兵,故日本兵从自身安全考虑也不会采取此加害手段的假说,南京理工大学和南京工程爆破设计研究所重磅级专家均参与了技术论证,南京工程爆破设计研究所所长还亲自主持指导了爆破试验全程,对于如何证伪在核心环节给予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时年83岁的南京理工大学徐云庚教授,1939年在汉口兵工厂曾参与改制了攻防两用小型木柄手榴弹,对该时期手榴弹的型号、装药量、引爆秒数、杀伤半径等参数了如指掌,但主持这个专业性强、技术难度大、危险程度高的爆炸试验还是困难重重,至少在军用器械管理的技术规范上是明令禁止拆装该类杀伤性武器的。如何突破政策上、技术上、实施上的巨大难度?在层层上报特批的程序性事务完成后,南京工程爆破设计研究所吴腾芳院长(当时中国著名爆破专家)亲自挂帅主持实验,带领专家组突破重重技术难题,如期于1998年3月6日召集各方代表在汤山上峰试验场进行了开放性试验。试验通知东史郎本人、日本东史郎日记上诉案律师团代表、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成员共同见证了全过程,而李巧宝公证员怀着凝重而激动的心情提供了严谨有效的公证服务工作,参与全过程的点滴细节也深刻铭记在了心中。亲临现场的东史郎老人内穿白底蓝条纹衬衫,系灰色领带,深色西装外面套着浅灰的风衣,三月春寒料峭,但老人微微有些激动,他时而蹲下看看专门挖掘好的土坑、时而摸摸试验用的模拟木头人(为了确保各项试验物证在参数上的精准性,南京工程爆破设计研究所专门定制了身体卷曲的木头人,为了防止木头人在水中不下沉,还特地往空心的木头人里面灌注水泥浆,确保整体重量达到正常成年人140斤的体重)。实验正式开始后,二名技术人员将卷曲的木头人装入复原的30年代大号邮政袋内,袋口拴上3枚手榴弹,又在干坑不同方向竖立两米高靶板,分别距坑口2米、4米、6米、8米、10米,以精确计量杀伤或爆炸半径。2位实施爆炸试验的人员拉掉捆绑在邮政袋口的三枚手榴弹拉环后,只见冒出白烟,他俩使劲将装有模拟假人的邮政袋推向土坑内,然后躲入10米远的外掩体。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三枚试验用的手榴弹同时爆炸,声音如同闷雷、响彻山谷。干坑试验以事实反击了右翼份子影响审判法官的虚假说辞,当年侵华日军里那些虐杀我国平民的暴徒,在拉开手榴弹拉环且跑开6米之后,并不会因施虐行为导致自身安全受到威胁,东史郎的日记在这部分的描述上是客观真实的,同时也跟部分幸存的大屠杀亲历者记忆相吻合。刘庆宁副主任和李巧宝公证员怀着复杂而激动的心情,当场制作、宣读了此份证据保全公证书,《东史郎日记》上诉案律师团首席律师中北龙太郎、丹羽雅雄律师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作为试验的见证人在公证书上郑重签字。同年3月8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办了《东史郎日记》案手榴弹试验结果送达仪式,由吴腾芳教授代表南京工程爆破设计研究所向东史郎案上诉律师团送达试验报告书,南京市公证处派刘庆宁副主任代表公证处送达公证书。应上诉案律师团要求,同年7月20日,南京工程爆破设计研究所再次在汤山上峰实施水下定点爆破试验,此次,日本方面派来了《东史郎日记》上诉团律师空野佳弘律师和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女士。与干坑试验相同,水下定点爆炸试验,取得了圆满成功,以签定(98)宁证外民字第7635号保全证据公证书结束。南京的新华日报、江苏广播电台、南京日报、南京广播电台等媒体纷纷在现场向全市全省全国民众发布了这一新闻报道,试验的结果完全与《东史郎日记》时描述的事实在客观上吻合一致,以铁的事实粉碎了日本右翼份子对侵华日军杀戮平民的狡辩,现场工作着的李巧宝公证员内心深处跟现场并肩经历大半年艰苦证明历程的技术专家们一样,充满激动、自豪、快慰。

最令南京爆破试验承办方和公证方欣慰的是各界支持。自东史郎先生为证明其日记描述事实的真实性前往中国做证据保全公证的消息一出,江苏、安徽、黑龙江、辽宁、北京、福建、香港等地人士纷纷致电致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短短月余竟收到来自全国27个省的6万多封函件。这6万多封函件交由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于1998年7月22日空运至日本,提交给日本东京最高法院。

尽管最终日本东京最高法院以莫须有的理由维持了一审判决,但东史郎日记所记述事实通过日本法律认可的公证形式所呈现的事实,得以在世界层面上还原真相。而在这一关系国耻家恨的特殊公证过程中,李巧宝公证员目睹了社会各界爱国人士在每一证伪环节的齐心协力、目睹了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团队坚守大义的执著、目睹了东史郎老人投入余生精力与右翼份子的斗争,同时也见证了数次来华的老兵东史郎正视日军侵华战争事实和忏悔杀戮平民的过程里再度结缘南京的一段难忘历程。

(2006年1月3日,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专门致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朱成山先生,将东史郎因病逝世的消息告知南京方面,南京市政府专门派代表赴日参加了东史郎葬礼。

《东史郎日记》案是在公证一线履职37载、年高德劭的老公证员李巧宝心目中最难忘的一桩公证故事,它让这位老公证员唯一一次从常规理性、冷静、客观、抽离的职业性格设定里暂时跳脱,在试验现场一次次从热血沸腾切换到热泪盈眶。2020年春节前后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人们目睹了日本人民友情援助中国抗疫的行为,这让我们确信,任何时候,那些对中日关系抱持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理念的人们都会相信:正义有时仅仅是坚守一段事实,公道永远会自在人心。


江苏省公证协会特邀作者  雷鸣


(责任编辑:陈睿哲)
0
 
通知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孙陶然等7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免去邵志国等192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陈燕等458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撤销杜芳公证员职务任命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免去何流等26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 同一片蓝天同一张笑脸 绵阳公证爱心帮扶助成长
· 黑龙江省司法厅进一步优化公证法律服务
· 重庆公证协会2020年线上公证员助理培训班举办
· “疫”路同行 共建书香家庭
· 你的童“画”里 有我们奔涌向前的勇气
· 黄河公证处开展“新环境 新视野 新征程”活动
· 全民战“疫”公证行业在行动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知识产权保护,公证在行动
· 2018国际公证联盟亚洲事务委员会第八次工作会议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