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侵犯商业秘密案一审宣判某工程师领刑三年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发布时间:2020-07-02 16:17:40

□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章宁旦

□ 通讯员 周 琦

从上海辗转千里抵达广东、以旅游观光掩人耳目、乔装打扮混入现场、逃避追捕躲进树林、慌乱驾车陷入水沟……这一幕幕紧张、刺激的场景,不是在影院上演的谍战大片,而是一起潜入现场窃取商业秘密的违法犯罪活动。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6月29日,该宗窃取商业秘密案的主角、被告人刘忠炎,被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乔装混入风车内部

拍摄测量技术信息

刘忠炎,远景能源(江苏)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技术团队负责人、工程师,年仅37岁,已经是风力发电领域的专家,曾获得多个专利,发表过多篇论文。

2019年2月22日晚,刘忠炎带着妻儿从上海搭乘飞机来到广东省揭阳市,并于第二天租用小汽车,载着家人到汕头市南澳县游玩。但他此行的主要目的,远不是旅游观光这么简单。

次日14时许,刘忠炎将家人安顿在酒店休息,随后独自驾车来到揭阳市惠来县靖海镇后王村。这里靠近海边,沿线高高低低地耸立着一个个发电风车。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球首台MySE7.25MW超大型海上风电机组正在这里吊装。

16时30分左右,刘忠炎悄悄地把车开到MySE7.25MW机组的风车附近。经过十几分钟的观察,他看到施工现场并没有拉起警戒线、进进出出风车的工人也不用出示证件、检查身份。于是,刘忠炎穿上事先准备好的“中车集团”工作服,戴上白色安全帽,带着佳能照相机、手电筒、卷尺、多功能可折叠老虎钳、激光测距仪等工具,来到风车入口。

因为中车集团是明阳公司的供应商,经常会有工作人员来维护设备,所以刘忠炎并未经过任何检查就混进了风车内部。

进入风车后,刘忠炎一层一层地往上爬,发现该层没有施工人员时,就用随身携带的万能钥匙打开相关柜体,然后用相机、卷尺、激光测距仪等工具,对风电机组的内部结构、相关设备进行测量和拍照;有施工人员走近时,他就将相机放进口袋,假装玩手机;遇到施工人员查问身份,他就自称是中车集团工作人员,来修理风机齿轮。其间,他甚至跟明阳公司工作人员同乘一台升降机,还帮对方按电梯,但由于他镇定自若,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就这样,刘忠炎一路爬一路拍到了风车顶部。

直到19时左右,明阳公司工作人员已陆续下班,刘忠炎仍在抓紧时间拍摄、测量。工作人员在进行下班检查时发现刘忠炎尚未离开,且形迹可疑,遂上前对其进行盘问、核实其身份。刘忠炎感觉事情败露,趁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一路狂奔从入口逃离现场,并钻进了附近的树林中。

在树林中躲藏了半个小时,确认无人追赶后,刘忠炎回到小汽车停放点,准备驾车逃离,不料因惊慌失措,车辆陷入村道旁的水沟,无法动弹。正在追赶的明阳公司工作人员发现了他,最终将他控制并移交公安机关。

公安机关在刘忠炎随身携带的佳能相机中提取到照片617张、视频15个。经鉴定,均为MySE7.25MW风电机组的技术信息。面对办案人员的讯问,刘忠炎坦白了自己的作案过程,却坚称自己拍照是出于个人爱好,只是想参观学习。

核心技术差点泄露

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明阳公司是广东省内一家专注开发可再生绿色清洁能源的上市民营企业,成立于2006年,业务涵盖风能、太阳能产业,主要生产经营风力发电主机装备、风电工程技术、新能源发电等相关业务。公司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在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排名第41位、全球海上风电创新排名第一位。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2016年,明阳公司对MySE7.0MW风力发电机组(后更名为MySE7.25MW风电机组)研发项目进行立项并自主研发。广东省知识产权研究与发展中心的鉴定意见显示,该风电机组系目前亚洲最大海上单机容量的抗台风风电机组,有关技术创新程度和商业价值均较高,自主研发及许可费数额合计6170.5万元。

2019年,MySE7.25MW风电机组首台样机在惠来县成功吊装,计划进行调试运行。该项目负责人黄创盛介绍说,在风力充足的情况下,该样机每天的发电量能达到15万千瓦时,且具有高可靠性、超强抗台风性能和防腐性能。

“截至案发前,明阳公司对首台样机的资金投入约2亿元。”明阳公司党委副书记周婷说,“如果这些照片和视频都外传出去,MySE7.25MW风电机组的核心技术就泄露了,公司前期的投入将付诸东流。最主要的是,我们将丧失在这项技术上的绝对领先地位,这样一来,造成的经济损失将是无法估算的。”

所幸的是,刘忠炎并未使用手机对风电机组进行拍摄,也没有来得及将相关照片和视频资料对外传送。但案发后,明阳公司对风电机组部件进行维修检测的费用达31万余元,刘忠炎的非法侵入还致使项目施工工期延长41天,造成生产误工损失40多万元。

案子虽小难度很大

罪与非罪界限分明

因为涉及商业秘密,根据明阳公司的申请,惠来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宣判结束后,惠来法院承办法官黄锡辉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罪与非罪,颇费思量。案子虽小,难度很大。

“检察机关移送过来的案卷,光证据材料就二十几卷,大部分都涉及风电技术参数和图纸,专业性太强,有些还是英文,还有好多光盘,看得头昏眼花。”尽管有23年审判工作经验,各类型的侵犯知识产权案件没少办,但涉及这么专业领域的案件还是头一次,黄锡辉还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茫然。

但黄锡辉清楚地知道,能否对侵权行为依法打击、对合法权益有力保障,关乎企业的发展,也关乎企业对法治环境的信心。于是,黄锡辉和助理找来一大堆关于风电技术资料,并登录相关专业网站,硬着头皮从一个个专业名词、技术参数开始学习。

惠来法院院长陈少华了解到案件情况后,主动担任审判长,组织大家合议、研究。经过半个多月反复看证据、查资料,并请教专业人员后,合议庭终于基本熟悉了情况、理清了思路。

刘忠炎拍摄的信息是否属于商业秘密,其行为是否对明阳公司造成了实际损失,是对其能否定罪、如何量刑的关键。

根据刑法第二百零九条,不为公众所知悉是商业秘密必须具备的特征之一。刘忠炎的辩护律师认为,刘忠炎拍摄的部分数据和技术点是已经向社会公开的,因此不应当认定为商业秘密。

广东省知识产权研究与发展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证实,在案发之前,MySE7.25MW风电机组的五项技术点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且与刘忠炎所拍摄的技术信息相同。

“虽然明阳公司在案发后对部分技术信息进行商业公开,但这并不影响其在案发前是不为社会所公知的。而且部分技术信息的公开也不能必然推导出整体技术的公知。”经调查了解,黄锡辉认为辩护人的异议不成立。

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认为,刘忠炎偷拍的资料并未泄露出去、也未对明阳公司造成损失,应当认定为犯罪未遂,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合议庭经过充分研究后认为,刘忠炎实施了窃取商业秘密的行为,给明阳公司造成维修检测和延误工期等直接损失71万余元,已构成犯罪既遂。而且被告人刘忠炎身为同类风电企业的专业技术人员,对窃取行为将给对方造成的严重损害应当有清晰的认识,其事先经过精心准备和谋划,犯罪意图明显、犯罪动机卑劣、社会危害性大。

此外,合议庭还认为,虽然刘忠炎未给明阳公司商业秘密的价值造成损失,不计入本案犯罪数额,但应当作为衡量其社会危害性的重要考量因素,应该对其予以严惩。

陈少华说:“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严惩知识产权违法犯罪,是鼓励企业创新驱动、制裁故意侵犯他人财产权利犯罪的必要之举。”

(责任编辑:陈睿哲)
0
 
通知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孙陶然等77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免去邵志国等192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公告
·​司法部关于任命陈燕等458人为公证员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撤销杜芳公证员职务任命的决定
·司法部关于免去何流等26人公证员职务的决定
· 华夏公证处党支部正式成立
· 第三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公共法律服务典型案例
· 全国各地公证机构多种形式庆“七一”
· 新余市中院司法局召开债权文书强制执行联席会议
· 诚信公证处实现“零接触” 解决办证难题
· 哈尔滨公证处举行庆祝建党99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 全民战“疫”公证行业在行动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知识产权保护,公证在行动
· 2018国际公证联盟亚洲事务委员会第八次工作会议
· 热烈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
· "公证行政管理和行业管理系统"上线仪式举行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